祐全生技 牛樟芝三十年的老師傅

祐全生技為自然工法培育牛樟芝的先驅
秉持「野生馴化 天地融合」的精神
以「師法自然,萬物皆師」的態度,堅持培養最天然的牛樟芝

國家認證

祐全生技牛樟芝由行政院藥物毒物實驗室核准,通過90天餵食動物安全性試驗,以先進技術量產牛樟芝子實體。

品質保證

本公司牛樟芝產品通過 300多項食品安全檢測,所委託之實驗室全數通過TAF全國認證基金會的認可,公正、獨立。

技術優勢

30年牛樟芝研究經驗,採用【原生牛樟芝菌種】植入牛樟椴木木心,不受季節溫度變化影響,提高椴木植菌成功率,縮短行菌期。

生產優勢

台灣第一個由農業局核准的牛樟芝復育園區,儲存還未植菌的牛樟椴木高達50000多個,已植菌的牛樟椴木高達30000個。

祐全大哉問

園區分為兩大廠區,儲存還未植菌的牛樟椴木高達50000多個,已植菌的牛樟椴木高達20000個

關於祐全

歷史沿革

祐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為自然復育法培育牛樟芝的先驅,創立宗旨秉持「野生馴化 天地融合」以「師法自然,萬物皆師」的態度,堅持培養最天然的牛樟芝。創立人,許銘德先生,早年在山中從事木業,某一日進行伐木時,在牛樟樹的殘木之中,發現一朵外型呈板狀,表面鮭紅色的植物,從原住民的口中得知,其鮭紅色的植物得來不易,具有增強體力、滋補強身等功效。

許銘德先生當時患有白血病,亦稱作血癌,是一種造血幹細胞的惡性增生性病變,會造成病人正常的血小板、紅細胞、白細胞減少。許先生在原住民的建議之下,摘下取其食用,連續服用了三個月,白血病竟不藥而癒,至醫院檢查,血小板、紅細胞、白細胞的數目呈現正常。許銘德先生感到驚訝,也非常感恩,從而得知其名為牛樟芝,又名牛樟菇,神明菇。許銘德先生,有感於牛樟芝的珍貴且得來不易,從此立志投入牛樟芝生態培育,透過天然的培育環境,要在平地馴化出品質與深山野生牛樟芝相同的 野生馴化牛樟芝

生態園區
經營與展望

牛樟芝產品

祐全生技牛樟芝由行政院藥物毒物實驗室核准,通過90天餵食動物安全性試驗,以先進技術量產牛樟芝子實體。

食品安全檢測100%
產品責任保險90%
商品回購率80%
顧客滿意度90%
複方比例10%

 

祐全生技椴木牛樟芝子實體經檢驗,成份純天然,無濃縮,並以其原實體製作為軟膠囊,過程中無多餘的添加物及化學物質。
椴木栽培的牛樟芝子實體→採收→常溫乾燥→粉碎→製成萃取液→填充成軟膠囊→包裝完成→祐全牛樟芝子實體軟膠囊產品。除此之外,利用獨特的物理處理方式,保全了軟膠囊內部的有效成份,防止其氧化,同時鎖住三萜類化合物、多醣體、超氧化物歧化酶、腺苷等高純度成分,確保進入人體後完全釋放,幫助增長人體吸收。

外面一般市售膠囊,內容物都製成粉末、打錠或使用硬膠囊,但如此在製造過程中會破壞牛樟芝寶貴的天然成分。祐全以先進的技術,將純牛樟100%萃取液直接充填進軟膠囊,讓食用者完全吸收牛樟芝珍貴成分,營養價值超越一般市售膠囊。

 

洛本天津仁波切及祐全生技創辦人夫婦許銘德、張玉燕視「種樹造林、保護國土」為一生志業,日前(25日)假台南噶瑪噶居寺,種植1,000顆牛樟樹及小樹苗,並預計捐贈十萬棵,協助完成天津上人造林護土的宏願,當天下午為這片牛樟樹林舉行祈福法會。

「YOU CAN祐全生技」董事長許銘德從牛樟苗培育、椴木的處理到植菌木頭的生長,在新竹寶山、台中霧峰地區擁有1萬坪的牛樟芝生態園區,早年他患有肝臟纖維化與白血病,透過牛樟芝調理,竟然白血病不藥而癒,血小板、紅白血球與肝臟指數都恢復正常,有感於牛樟芝珍貴且得來不易,從此立志「救人救已」的使命,全神投入牛樟芝生態培育與復育。

現今有機會在台南噶瑪噶居寺種植千顆牛樟樹讓他感到欣喜無比,種牛樟樹愛國土、能為地球盡一份心力。

祐全生技3~5年牛樟芝

 

經實驗分析,祐全椴木栽培的牛樟芝子實體三萜類成份高達12.5%,固態栽培的牛樟芝菌絲體多醣體成份高達11.16%。栽培出的牛樟芝子實體品質穩定,角質層堅硬而具有光澤。

祐全使用原生牛樟芝菌種復育,即使生長在惡劣的環境,依然生長。且椴木植入原生牛樟芝菌後,能短期內出菇,跳脫《海棉體》,36個月即可採收《牛樟芝子實體》,品質與原生牛樟芝相同。

牛樟芝產品全數投保5000萬元責任保險,生產過程符合國際認證機構TQCSI ISO22000︰2005 與 HACCP CODE︰2003 認證標準。祐全產品全數委託由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認證之實驗室檢驗。

 

牛樟芝與一般靈芝類有很大的差異,不論是外型、味道或是效用方面,之所以會有混淆是因為牛樟芝,一開始時命名時,認為它是「靈芝屬」的一個新種,因此民間尊其為「靈芝之王」。

但是陸續經各學者研究,認為這是台灣的新型菇蕈,與靈芝在分類地位不同屬、所含成分、DAN鑑識、或是功效實驗的證據上,都相去甚遠。

另外,牛樟芝子實體所持有的三萜類化合物,其含量約為靈芝的15倍,而化學構造也跟靈芝的相去甚遠,顯示牛樟芝的三萜類代謝途徑與其他種類靈芝有很大的不同。